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2的文章

咖啡的酸與否???---part4

進入咖啡店幫忙至今也四個月了,雖然業績仍談不上理想,卻也頗為順利。
比約定的多待了一個月,或許是精神上的疲累過多,然而這些都可以依靠著興趣與一點點小毅力來彌補,途中認識了許許多多的人,也逐漸的調整自己累積至今的心態,在我眼前的人是過客,在他們的眼中我又何嘗不是過客呢?
常客問說為何要離開? 我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也是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來自溫哥華的年輕老闆讓我了解了許多新觀念,正如之前問我的:為什麼你不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要回去幫父親工作呢? 說的好,為什麼不做自己想做的事呢? 這段時間中我不斷的想著這件事情,我與家族孰重孰輕? 家族事為重是父親不斷地教誨,即使在這之中無人得益;既然家族事無法使眾人均得利益,犧牲少數人卻是板上釘釘。 那個人的意願呢?也許只讓早早出走的人背上無法磨滅的心理負擔! 我想這是一種偽原罪吧。由人強加上的道德倫理卻成了拘束的概念,讓你留下卻只為了那些根深蒂固的自我責備。 一方面對於家族的不忿,一方對於自我的無奈。
辦了一場烤肉,雖然老闆的臉色似乎不佳。
也是希望回饋給支持我們的老顧客,然而知道我將離開,大家都感到不解。一邊採買一邊希望著烤肉順利。
大頭扮成一隻兔子蹦蹦跳跳,安迪的猛男秀似乎因為害羞沒有脫上衣,有了牡蠣與帝王蟹,大家烤的不亦樂乎。幸好叫了死黨來幫忙,不然分身乏術!
今天的烤肉有許多人來,感謝他們對我的看重,而十數人都是我在這段時間內認識的朋友,雖然忙碌不已,讓我十分感動,忙的快樂。有了這些支持與關心,覺得還可以繼續走下去吧!
那就再繼續走吧!還有很長一段路呢!

總要有點進展~~

圖片
近來每周南北奔波,雖是搭乘高鐵減少交通時間,高昂的交通費用仍是心有怨念~~
回去重新面對未能卸下的責任與思考接下來的目標;工廠的轉型、債務的償還、家族內的狀況,在在皆是讓人提不起勁的狀況!
不過,購入的二手3KG半直火烘豆機也在工廠內待了好一陣子,想想也是該有些動作了。整理閒置許久的儲藏室,調整水平、連接通風系統、設置電源、增加放置咖啡豆的位置等等,總算是整理出一點頭緒出來。

然而烘焙的開始,確是一連串的衝擊,畢竟接觸咖啡至今,烘豆的經驗完全來自手網烘焙與自製烘豆機,直火仍是我較為熟悉的方式,半熱風的烘豆機於我而言,即使觀察多年,第一次烘焙仍是第一次烘焙,經驗重頭累積。
可幸的是該烘豆機雖然已運作十數年,馬達連接鍋爐的是鍊條而非目前常見的皮帶,且烘豆室的鐵板厚度較一般烘豆機高,在風門全開時,溫度仍然穩定爬升。
至少在初次使用半熱風烘豆機烘焙咖啡不至於太過手忙腳亂,即使冷卻盤打開卻忘了開啟冷卻閥門使蒲隆地AA從二爆前直接進入二爆密集~~
第二次烘焙時火力的調整仍是摸不清頭緒,不過有較佳的表現。
而第二天繼續烘焙,風扇過熱自動停止,瓦斯閥門不夠緊,下豆不夠果斷,連續烘焙節奏不夠明確。
以前手網烘焙都是用體力,而現在使用機械烘豆確是用頭腦在控制,頗有手腦不協調之感。此時,也算是對自己的咖啡嗜好有所進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