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的酸與否???---part4

進入咖啡店幫忙至今也四個月了,雖然業績仍談不上理想,卻也頗為順利。
比約定的多待了一個月,或許是精神上的疲累過多,然而這些都可以依靠著興趣與一點點小毅力來彌補,途中認識了許許多多的人,也逐漸的調整自己累積至今的心態,在我眼前的人是過客,在他們的眼中我又何嘗不是過客呢?

常客問說為何要離開?
我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也是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來自溫哥華的年輕老闆讓我了解了許多新觀念,正如之前問我的:為什麼你不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要回去幫父親工作呢?
說的好,為什麼不做自己想做的事呢?
這段時間中我不斷的想著這件事情,我與家族孰重孰輕?
家族事為重是父親不斷地教誨,即使在這之中無人得益;既然家族事無法使眾人均得利益,犧牲少數人卻是板上釘釘。
那個人的意願呢?也許只讓早早出走的人背上無法磨滅的心理負擔!
我想這是一種偽原罪吧。由人強加上的道德倫理卻成了拘束的概念,讓你留下卻只為了那些根深蒂固的自我責備。
一方面對於家族的不忿,一方對於自我的無奈。

辦了一場烤肉,雖然老闆的臉色似乎不佳。
也是希望回饋給支持我們的老顧客,然而知道我將離開,大家都感到不解。一邊採買一邊希望著烤肉順利。
大頭扮成一隻兔子蹦蹦跳跳,安迪的猛男秀似乎因為害羞沒有脫上衣,有了牡蠣與帝王蟹,大家烤的不亦樂乎。幸好叫了死黨來幫忙,不然分身乏術!
今天的烤肉有許多人來,感謝他們對我的看重,而十數人都是我在這段時間內認識的朋友,雖然忙碌不已,讓我十分感動,忙的快樂。有了這些支持與關心,覺得還可以繼續走下去吧!
那就再繼續走吧!還有很長一段路呢!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風門的作用與測定

關於烘豆機的火力與風門的測定,個人見解。

自製烘豆機的幾個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