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築地的鮪魚見學之旅

七月買的廉價航空票,樂桃。
住宿的地點是位於淺草的旅館:浅草ホテル和草。兩個人住宿的價格是7700日幣。
相較於之前住過位於南千住的袋鼠旅館,這間的舒服度好很多,少了點設計感,卻讓人有回家的感覺,當然房間也大很多,附衛浴的套房非常好。

牆壁有點薄,但這附近的旅館差不多都是這個情況,當天到達的時候,已經全部客滿,提早預約是必要的做法。

前一天晚上20:55的飛機,實際上延遲了約半個小時登機,預定凌晨1點到達的班機直到1:30才落地,從羽田機場的海關出來時剛好2點。
原本預定搭乘的利木津巴士深夜最後一班已經離開了(02:00),預計坐到銀座站再走路前往築地市場。
正討論要不要用兩腳步行挑戰一下,最後還是默默的搭乘了計程車前往。
日本的計程車有很多的優點,有一點很直觀,就是後座很大,比一般轎車後座都大很多,輔助的GPS設備也不少,另外還有Pad輔助,花了約35分鐘到達了築地市場,雖然司機並不知道"おさかな普及センター 資料館"在哪,即使已經停止計費,仍舊盡可能載我們到離最近的地方。
繞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驚訝的是我們之後只剩下兩個名額,舉目所見都是歐美臉孔居多;穿上綠色背心後,可以到外面買點食物或是走走逛逛,廁所就在旁邊而已。

接近五點時會有工作人員來解說,基本上是英文。很有考驗聽力的感覺,實際上並不難,難的是英日文夾雜,會令人反應不過來。



前往鮪魚拍賣的場所,途中要小心運送魚貨的車輛,來來往往的速度都很快,看樣子都以電動車居多,偶然也會見到一台使用汽油引擎的小貨車,觀查車輛與貨品,都會思考台灣魚貨運輸的過度傳統。
當然市場的競爭與需求程度不同,但可以借鑑的地方不少。

例如鮪魚拍賣場當時仍有其他的學校團體來參觀,光是途中工作人員與警衛的協助可以感受到用心,難以想像幾乎築地市場有營業當天都會有的活動,當地的工作人員都是相當重視的。


人相當的多,當然也有些參與拍賣的大叔會故意秀一下,主要的注意力還是觀察鮪魚的品質,可以看的時間並不久,拍賣也相當的快。

可以想見鮪魚在日本的需求量有多大,當天約有上千條的鮪魚拍賣掉。
閒晃在凌晨的築地市場,場外市場的商店街也才剛開始準備開店,人不多,只有幾家店可以吃,當然也可以到場內市場旁的小路有幾間賣吃的,我們也是後來才發現的。

前往位於南千住的巴哈咖啡(カフェ・バッハ),朋友的怨念挺深的,因為上次來剛好是星期五,休息........

讓騷動的腦神經休息一下,來到了地下鉄都営浅草線・宝町附近的【白木屋傳兵衛】商店買掃把,遺憾的是擔心太大支的掃把無法過海關,只好買把小的....

傳統手工藝有其迷人之處,最重要的是人的價值會顯現出來。相較於台灣目前仍舊普遍貶低人本身的價值這一點,很有思考的空間。

到了銀座,步行前往琥珀咖啡(Café de L'ambre),酸味一樣的震撼。

回到築地市場,尋覓中餐,老妹很推的鳥藤分店,雞屁股蓋飯很讚。雞肉調味很鹹,冷雞肉搭配熱騰騰的米飯,加上半熟蛋,多重的溫度更容易體會到咀嚼的快感。

江戶三大友禪,特地前往位於新宿的中井站附近的江戶染小紋、二葉苑,由於臨時起意,並未預約,不過仍就可以觀賞製作的過程。

有趣的是當天剛好遇到社區的神轎遊行,由小朋友們抬神轎,大人們在後面笑著看著小孩們賣力的樣子。
 
晚上在淺草閑晃,重點是清酒,KURAND SAKE MARKET 淺草店是很棒的選擇,上百種的清酒一小杯一小杯喝著,還可以買點小菜配著吃,後悔沒在築地買盤壽司來配酒。
大概喝了11種。
第二天繼續閑晃淺草,重點是午餐的河豚。
玄品是很有名的河豚餐廳,趁這個機會嘗試一下,當然也會打趣說保險是否理賠?

 
河豚肉質相當鮮美,搭配柚子醋很對味。
再來就到谷根千區域閒逛,走到哪逛到哪,谷中的商店街舉目望去都有貓的影子。



不能免俗的買了罐有貓的啤酒,星期三的小貓,沒有啤酒特有的苦味是特點。

前往羽田機場搭乘隔天凌晨的班機,機場中也是找了啤酒來喝,這次的心得是,酒喝得比水多......


清晨的陽光很刺眼,尤其是熬夜之後!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烘豆機的火力與風門的測定,個人見解。

自製烘豆機的幾個反思.......

古典烘豆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