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9的文章

烘焙設備的看法

對於辦活動時,偶有人會提出針對各大品牌烘豆機的問題,就我個人角度來看,無論從機體結構、攪拌葉片、加熱系統、電控系統、馬達軸承等等,最終的結論也只是要不要買而已,至於哪個品牌的CP值最高,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討論。
就討論到CP值來說,大概用120公斤的烘豆機去烘焙的CP值算是最高了,烘焙咖啡豆如果只考慮單位產出,通常我會建議就不要自己烘焙了,去賣場買咖啡豆算是最經濟實惠的方法。
如果還把烘焙技術、生豆品質、設備折舊等等考慮進去,自己烘焙咖啡豆這件事情所投入的時間、金錢,基本上就沒有CP值可言。
在一個沒有CP值的基礎上,討論哪種設備較佳,顯而易見是沒有太多的可討論性。
從台北到高雄,就CP值得討論來說,先去除走路與搭飛機的選項,單價最便宜的除了國光號,再來就是特定時段的統聯等交通手段,高鐵當然是最貴的,但是時間上就呈現很明顯的差異,你要用金錢換時間還是用時間換金錢,這就看當時的條件去做選擇了,最不划算的其實是自己開車,因為除了花費油錢、過路費、車輛的折舊保養、路上的交通事故風險、最大的成本就是駕駛人的時間,同樣的行進時間,駕駛人需要花費大量心力來確保車輛行進中的安全,這樣算起來自己開車事實上遠遠比搭高鐵還要沒CP值。
有人認為自己開車的自由度比較高,或是有人喜歡自己開車;單純從運載量來看,如果沒有運載一個數量或是體積的貨品,自己開車除了可以自行決定沿途可以移動的目的地外,真的就從CP值上是遠遠低於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的,尤其只是一個人的移動時。
自己烘焙咖啡豆大概就跟自己開車移動一樣,就不要去討論超跑與高鐵的造價成本了,因為兩者提供的目的雖然都是移動使用的交通工具,對應的人數卻是大不相同。
難道自己開車的CP值極低就不能自己開車嗎?
這就得從開車本身的意義來討論,自行開車的兩大意義不外乎是為了工作、為了樂趣,這樣想來,自己烘焙咖啡豆如果是為了樂趣,要投入多少成本或是購置什麼設備,基本上就是個人選擇了,自己喜歡就好。
至於每台烘豆機都有其設計的方向與加工組裝上的不同,哪種較佳?就看行銷與銷售價格合不合你意了。就像買車一樣,哪種車較佳?就看你當時的條件與需求去決定。
硬要去比較烘豆機之間的差異?只要能烘焙咖啡豆就是烘豆機最主要的功能了,諸多小細節就看使用者自己能不能接受,能接受就是優點,不能接受就是缺點。

※交通還有一個CP值頗高的方式,就是蹭人家的車載你一趟,但這種方式不…

烘焙的目的

早安,咖啡店的經營仍然相當不錯吧!
自從你自己開始烘焙咖啡並販售,有沒有在這段時間內獲得客人的迴響與對自己在烘焙上的疑問呢?

這樣的烘焙方式客人會喜歡嗎?
如果曲線上表現不佳,這一鍋的風味就會變差嗎?
快烘感覺上沒有想像中的好控制?
慢烘的豆子也不難喝?
前段的酸值明顯會不會太過於強烈?

來聊聊咖啡烘焙比賽的一些看法吧,咖啡烘焙比賽的賽制中,早期由選手自行攜帶生豆,後來改為由大會提供生豆,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很明顯是體認到生豆品質對於烘焙的結果有相當明顯的影響,基於公平與比賽目的的前提,改為由大會提供生豆較能考驗選手對於烘焙上的技術不同。

大會所使用的烘焙設備主要由烘焙廠商所贊助提供,至於明年的比賽會用哪個廠商的設備,就看是哪個廠商贊助的最多來決定,不可否認的,這樣的贊助方式對於舉辦比賽的協會與廠商都有好處,這裡算是很好的一個商業合作的範例;換個角度來說,也促使了更多人去了解不同廠牌的烘焙設備,對烘焙師來說,可以慢慢的建立起自己對於烘焙的一套看法,而非被單一烘焙設備所拘束。

烘焙比賽的評審方面,以人作為主體的杯測來說,無論多公平,都有一定的誤差與爭議,目前為止,國際比賽的杯測評審都算是有相當的水準;僅從杯測這個系統來看,早期杯測主要用來作為採買生豆的主要方式,杯測中尋找缺陷的目的大於尋找優質風味,因為要在極短時間內辨別生豆的優劣,從缺陷下手是比較好的方向。

而比賽則是希望選手能夠烘焙出風味美味的咖啡,於是在極短時間內必須烘焙出立即有風味的咖啡豆,這就成了選手必須面對的情景。

一般店面販售的咖啡豆,受到時間的影響(何時有人購買?買回去何時才會沖煮飲用),在這個不確定的前提下,烘焙咖啡豆必須考量到時間對於風味的影響,如何在一定的保存時間內能維持一定的風味,是目前市場的主流。

從上述來看,會發現烘焙比賽與店面銷售兩者之間最大的問題主要是時間,烘焙到飲用這一段的時間有很大的不同,比賽極短,店面銷售時間稍長。

而比賽的過程中,烘豆機的曲線紀錄通常能引起大多烘豆師對於烘焙手法的臆測與借鑑,尤其是前三名的曲線;對於烘焙的紀錄來說,雖說根據機械設備的設計有很大的誤差,終究是一個簡易便宜的傳播方式,有心人能在烘焙曲線中看出很多端倪,深究下去,當地的氣溫、濕度、生豆的品質、杯測評審陣容等等,這些諸多因素都包含在一張曲線圖內,能看出來多少或是有自己的解釋,都由看的人自己去思考。

然而還是回…